<noframes id="tvvrz"><address id="tvvrz"></address>
    <form id="tvvrz"><nobr id="tvvrz"><meter id="tvvrz"></meter></nobr></form><sub id="tvvrz"><listing id="tvvrz"><mark id="tvvrz"></mark></listing></sub>

    <noframes id="tvvrz">
    <noframes id="tvvrz">
    <address id="tvvrz"><address id="tvvrz"><listing id="tvvrz"></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tvvrz"></sub>

        <form id="tvvrz"></form>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文苑天地】三峽作家寫百萬言 呼吁保護青山綠水
        2023年01月18日 16:06 來源:中新網重慶

          筆者身上有很多標簽,年輕時,有人叫我何仙姑、魯迅文學院的同學叫我七仙女,我曾經在《十月》《詩神》《星星》等刊多次發表詩歌,人們稱我為詩人。成為石癡收藏奇石后,有人稱我為賞石家,但我更喜歡的還是環保作家這個稱呼,因為這不是簡單的一個稱呼,而是一個作家承擔起的社會責任。

          多年辛苦不尋常 磨就三部曲

          “森林里的砍伐之聲終于停了下來。每天都有人自覺地到森林里來種樹,邊陲縣縣委各個機關都認領種樹任務。鳥兒們也辛勤地傳播種子,動物們則施肥培土精心照顧,一棵棵幼苗終于破殼而出,一天天往上長。這些小樹都有一個共同的夢想,就是要把荒山變青山!  

          我在鍵盤上敲下長篇小說《青山夢》的最后一段文字,頓時覺得卸掉了壓在自己身上多年的重負。

          我走向二樓露臺,目光看向平湖,看向遠山,三峽平湖的深秋,陽光明媚,姹紫嫣紅,美不勝收,我的心情變得十分舒暢。我創作的以環境保護為題材的長篇小說三部曲《碧水夢》《藍天夢》《青山夢》終于全部完成了。

          回顧三部曲長篇小說的創作和出版經歷,我感慨萬千。在中國作協舉辦的作品研討會上發表感言時,我曾數度哽咽。記者采訪我時,我也情難自禁、淚流滿面。人們只看到我寫的呼吁環境保護的作品生動感人,卻不知我曾經歷過怎樣的艱難險阻……

          更深夜靜時 子規猶啼血

          在國際萬石博覽會上,一位優雅高貴、打扮時尚、端莊得體、穿著高跟鞋,渾身充滿書卷氣的女子款款拾級而上走向主席臺。當她在臺上站定的那一刻,臺下的石友們不淡定了,議論聲紛紛傳進她的耳朵,那是何佳嗎?質疑聲、竊竊私語聲四起。

          走下主席臺,長江邊的石友,嘉陵江邊的石友,烏江邊上的石友紛紛圍在我身邊,仍然問同一個問題,你是何佳嗎?你真的是何佳嗎?

          我得體地笑著,自信地回答:“是的,我就是何佳!

          我在石友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看到了驚艷。

          是啊,誰也無法把我同在江邊看到的女子聯系起來。在長江邊,經常有一個女子在沙灘上、亂石上、磧壩上艱難行走。在長江或長江的支流體驗生活,我碰到最多的人,就是在江邊磧壩覓石的奇石愛好者。那個穿著長統雨靴,背著背包,一身疲憊,像叫花子一樣的女子,怎么會同眼前氣質高雅的女子是同一個人呢?最讓我哭笑不得的是,很多撿奇石的人見到她,以為是到河邊撿垃圾的,把喝剩的礦泉水瓶子給她。

          筆者有時也撿幾個喜歡的奇石,與很多奇石愛好者成了好朋友,與他們交流,了解當地企業的排污和環保投入情況,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獲。環境保護是個敏感話題,很多企業都不愿意拿錢投入環保。企業一聽說是寫環保方面的作家,要么看不到真實的情況,要么就是連企業的大門都進不去。

          作為一個作家,我認為作品不能與活生生的現實疏遠,徒然走向技巧化。作品缺乏生命的質感和痛感是沒有必要寫的。我的作品從頭至尾都源自于真切的生活體驗,呈現出鮮活的姿態。體驗環境保護很辛苦,白天到企業明查暗訪,晚上要看很多關于環境保護的專業知識。

          我曾上過魯迅文學院,我的很多同學都留在北京寫電視劇或是寫暢銷書掙大錢時,我卻在長江邊艱難地行走,吃方便面,啃冷鏝頭。寫環保作品之前,筆者曾出版了比較暢銷的長篇小說《男人的森林》,影響比較大的反映重慶地域文化和八年抗戰大后方人民精神風貌的長篇小說《重慶火鍋》《黑室諜影》。但筆者卻轉變了創作方向,決心創作呼吁環境保護的作品。

          筆者自幼飽讀詩書,對文學的追求很執著,在詩歌、散文上都有不少的成果,曾多次在《十月》、《人民日報》等上百家雜志報紙發表作品。我本可以繼續詩歌、散文的寫作,不用當苦行僧,可我卻選了一條最艱險的路走。

          為了體驗母親河的現狀,我住過八元錢的旅館,吃過三元錢一包的方便面。有一次沒有筷子,就用牙刷把挑方便面吃。就這樣,筆者徒步沿江走了許多河段、許多支流,收集了很多第一手資料。也見識了一些貪財又缺德的所謂企業家是如何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牟取暴利、花天酒地的。

          母親河,是燦爛的文明之河,人類祖先的發祥地。無論你職位高低,任何人都沒有資格污染她。很少有人意識到,環境的好壞與人類的健康息息相關,破壞環境就是在破壞子孫后代賴以生存的家園。

          令我最難忘的是有個地區的飲用水源,幾十萬人的城市飲用水源源頭堆滿糞便和垃圾,多個場鎮的居民和學校直排飲用水源頭的河溝,多個養豬場、養鴨場的排泄物直排河溝,河溝臭氣薰天。我拍了大量圖片和視頻,找到當地領導,當地政府相當重視,修了化糞池和一些整改措施。這個地區的市民能吃上放心水,有我這位環保作家的一份功勞。

          我像啼血杜鵑一樣呼喚,呼吁生態道德的重建與歸來,向傳統陋習毫不留情地開戰。我像一名戰士,以筆作槍,以文學以藝術的力量,呼吁保護母親河,呼吁保護青山綠水,呼吁保護大氣環境。

          俗世看重的名譽、地位和利益,在一個公民的責任和作家的良知面前輕于鴻毛。筆者的環保三部曲,就來自于我們休戚與共的家園。

          泣淚寫萬行 作品遭冷遇

          很多人曾問我一個同樣的問題:“你為什么要寫環保題材的作品,既出版難,又沒人關注,是不是費力不討好?”

          而我深知:作為中華兒女,作為一個作家的良知和責任。作家不應該是跟屁蟲和應聲蟲,不能昧著良心把丑說成美,把臭說成香。

          環境保護是國際重大問題。濫砍亂伐和捕食野生動物,導致動物和植物大量滅絕,生態鏈遭到破壞,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地球上幾十億人的生活將不可避免地趨于惡化。人類為了發展,過度地破壞自己的生存環境。使水質變色、天空變黑、山林變禿。

          環境的急劇惡化,使每年的癌癥病人、白血病病人急劇增加,還有一些聞所未聞的怪病都成了威脅人類健康的殺手。特別是得病的人群中,大部分都是孩子,有的幾歲,甚至只有幾個月大。曾經看到一個母親為紀念得了眼癌,只活了兩歲多的孩子媽媽寫的紀念文章《那種愛戛然而止》,其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從不教他疼、痛和有關的字詞,所以兩歲的兒子臨走時只會說:媽媽,我難受!边@是一個痛失愛子的母親一字一血寫的,痛徹肺腑,令人不忍卒讀。

          筆者曾在火車上,遇到一位母親帶著六歲的兒子到某地看病,她兒子得了白血病。那位母親說,那家醫院有幾百個得這種病的孩子,每天都有孩子走,她還是抱著希望四處借債醫治孩子。

          當今中國文壇,迎合讀者、消費讀者的寫作現象很普遍,缺乏真正觸及人類靈魂的佳作。近十年來,穿越、重生、玄幻滿天飛,喪失了文學本身承載的道義和責任。筆者的環境保護三部曲,是為了喚起人們的環境保護意識,喚起正義和良知,正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精神產物。

          筆者創作《碧水夢》呼吁長江環境保護,《藍天夢》呼吁生態和大氣環境保護,《青山夢》呼吁森林和動物植物保護。三部長篇,說說容易,要完成是相當困難的。

          環境污染的現狀,關注的作家并不多。因為作家們都知道,呼吁環境保護方面的作品,不好寫,寫好后出版難,發表難。

          在創作中,筆者曾多次遇到瓶頸,環保執法人員與狡猾的無良企業家斗智斗勇,必須涉及很專業的環保知識。完全虛構天馬行空地創作,肯定是不行的。比如在寫第九章“致命放射源”時,就查閱了大量的資料。本著嚴謹的創作態度,我曾數度停筆查資料,現場體驗、請教環保執法人員。學到了很多環境保護知識,不再是門外漢。走在江邊或是小河溝,我能一眼判斷水質是一類水、二類水、三類水還是四類水。

          筆者的《碧水夢》殺青后,跑了多家出版社,只要聽說是環保方面的作品,稿子都不看,直接拒絕了。我找到出版社的朋友,力陳呼吁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力陳故事情節很精彩,很感人。

          出版社的朋友分析說,出版環保作品,出版社可能要擔責任,有關部門喜歡看歌功頌德的作品,環保又是最敏感的話題,誰都不想踩雷。加上環保作品讀者面窄,沒有發行量。又擔風險又沒有發行量的作品,哪個出版社都不會出。我急得一籌莫展,抱著千辛萬苦體驗生活、嘔心瀝血才寫成的作品欲哭無淚。

          但我沒有被困難嚇到,我一邊聯系《碧水夢》的出版,一邊又體驗生活,開始創作《藍天夢》。

          為了籌集作品研討會的經費,筆者節衣縮食,更把自己收藏多年的名家字畫、精美的奇石搞了一個義拍,損失了大量字畫和奇石,卻只拍了兩萬多元,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柳暗花明處 困境見曙光

          值得慶幸的是,呼吁長江環境保護的《碧水夢》得到了中國作家協會、中共重慶市委宣傳部、重慶市作協的大力支持,并被列為中國作協重點扶持作品,重慶市精品簽約作品,是當年重慶市唯一雙簽約的作品,重慶市環保局也支持了一定的經費!侗趟畨簟酚芍貞c出版社正式出版,出版后反響非常好,不到兩個月時間就再版印刷。并推薦參評矛盾文學獎評選,雖然沒有入圍,但評獎辦公室負責人在總結中贊曰:《碧水夢》等作品視野的廣度、題材的廣角、探索的廣度,讓人欣喜和愉悅!

          北京龍杰文化傳媒公司十分看好我作品,把我的每一部小說都請專業人士錄制成有聲小說,一段時間很多省市電視臺和“一路聽天下”車載廣播都在播放我的小說。網上熱度持續不減,出版多年仍有讀者關注。這是因為用心血凝聚的作品有鮮明的現實感、使命感和責任感,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碧水夢》出版后,研究生態環境問題的學者反復提到這部作品,一些大學教授打電話與她探討生態文學方面的問題。有不少評論家給予高度評價。著名評論家汪兆騫這樣評論:“大自然賜予人類碧水青山藍天,地球人才能詩意地生存。人類開始反省,開始救贖,開始自救,開始了藍天青山碧水夢……《碧水夢》就是一部反映這種救贖、自救的長篇小說!

          《藍天夢》的誕生源起于越來越嚴重的大氣污染。不要認為金錢可以買到一切,金錢買不來藍天白云。

          大氣環境的好壞,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無論是帝王將相還是販夫走卒,無論是億萬富翁還是窮人乞丐,所有人呼吸的空氣都是一樣的。北方和中東部地區的霧霾一年比一年嚴重,空氣中的揚沙和浮塵,各種有毒的重金屬粉塵被人體吸入后,容易引起支氣管炎、肺炎、肺氣腫、肺癌等病。

          臭氧層對于地球的意義,在全球還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更多的民眾不知道臭氧層為何物。而國際有保護臭氧層日,多年來的主題就是拯救藍天,拯救地球生命!端{天夢》是國內第一部以文學以藝術的形式呼吁保護臭氧層、保護藍天白云、保護空氣清新的長篇小說。

          2014年10月19日,北京,中國作家協會大樓,舉辦了長篇小說《藍天夢》作品研討會。

          中國作協有關領導及評論家稱贊《藍天夢》是一部生態文學的力作。國內主流媒體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中國藝術報、人民網、新浪網、中國作家網、作家在線等對研討會作重要報道。

          已故中國小說協會會長、著名評論家雷達評價:“我看了筆者《藍天夢》的感想就是,這確實是一部賞心悅目的佳作,這個作品呼喚生態文明,呼喚環保,主題具有很強的時代感,小說的整個藝術構思很講藝術,是很完整的,而且也有鄉鎮語言的氣息。小說的人性內涵與環保的呼吁很好,是一部佳作……”

          評論家張凌說:“作品以一種浪漫的情愫,藝術地虛構了一座人間仙境——仙云山,來寄托作家的生態環保理想。小說通過仙云山幾十年的生態變化,揭示出當前在經濟建設中出現的嚴峻的生態危機現實。作品的主題格局開闊,境界高遠,反映了中國的時代風貌也反映了中國作家精神風貌……”

          作家牧人評價:“在物質主義甚囂塵上的今天,仙云山具有的標本意義是振聾發聵的!端{天夢》的問世,拓寬了文學的審美疆界,它給傳統的文學帶來了生機與活力,更給文學研究帶來了新的視角與新的價值體系!

          眾多評論家認為,《藍天夢》是部很立體的,很鮮明的作品,是國內生態文學的重要收獲。作家力圖用小說的語言,用細節化的描寫,用人物塑造來呈現環保這樣一個深刻的主題。

          心懷《青山夢》 共圓中國夢

          《青山夢》是一部呼吁保護有限森林資源的作品。文貴創新,要寫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筆下所無!肚嗌綁簟窐嬎记擅,一條主線寫保護森林和破壞森林兩者之間的矛盾,一條副線寫森林里的植物和動物的悲慘遭遇。這不是神話傳說,也不是童話故事,而是以獨特的敘述角度架構一部驚天地泣鬼神的警世之作。雖然小說是虛構的藝術,但很多情節卻是來自于破壞森林的真實案例。如“剝皮的紅豆杉在哭泣”就是真實的案例。

          《青山夢》雖然完成了創作,要出版和面世,仍然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仍然會處處碰壁。但我絕不放棄和氣餒,我堅信,為人民鼓與呼的作品都是有價值的。呼吁生態環境保護的作品,功在當代,更利在子孫。相信總會遇到有社會責任感的出版社出版呼吁環境保護的作品。

          整治違法排污企業,保障群眾健康,讓人民群眾喝上干凈的水、呼吸清潔的空氣、吃上放心的食物,是黨中央正在抓的事情,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多次提到保護環境的重要,這讓我看到了希望。

          人本是自然之子,關愛自然本是文學不可或缺的主題。呼喚生態關愛、建設生態文明,必須要摒棄那種竭澤而漁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尤其是在全球演變成“地球村”的過程中,生態文學就更加清晰地凸顯出了特殊的意義。

          筆者的環保三部曲,具有史詩般的意義,必將影響深遠,F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將《碧水夢》《藍天夢》《青山夢》改編成電影、電視連續劇,讓更多的人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文論來了又走了,而文本是不朽的。在中國作家中,我的語言是獨特的,作為一個環保作家和藏石家,有獨屬于我自己的語言指紋,寫環保、寫奇石,外行人是無法模仿的。

          《碧水夢》、《藍天夢》已付梓出版,《青山夢》已經完稿,接下來,我還想創作呼吁土地保護、草原保護、海洋保護的作品。用呼吁生態文明的筆,譜寫詩和遠方。

          我堅信,中國作家致力于環境保護的創作,在中國文學史和世界文學史上,都是不可抹去的一筆。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請愛護我們的家園吧。只有實現了碧水夢、藍天夢、青山夢,才能實現中國夢!(文/何佳)

        (2023年1月11日)

          作者簡介:何佳原名何光菊,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多次在《十月》、《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作品。有多部作品獲獎和被國家圖書館收藏!吨袊p石家》雜志總編輯。  

          代表作品:

          長篇小說《男人的森林》當年最暢銷圖書。

          長篇小說《黑室諜影》改編電影。

          長篇小說《重慶火鍋》獲重慶文學獎、中國作協開研討會。 

          長篇小說《碧水夢》中國作協重點扶持項目、重慶精品簽約項目。中國作協召開研討會,呼吁長江環境保護。

          長篇小說《藍天夢》中國作協召開作品研討會。呼吁大氣環境保護。

          《外遷》獲全國電視散文大賽金獎。

          舞臺劇《火鍋江湖》獲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

          紀實文學《揭秘三峽百萬大移民》,教輔類圖書《名人名言經典》等。

        【編輯:陳媛】
        进入公主紧致
        <noframes id="tvvrz"><address id="tvvrz"></address>
          <form id="tvvrz"><nobr id="tvvrz"><meter id="tvvrz"></meter></nobr></form><sub id="tvvrz"><listing id="tvvrz"><mark id="tvvrz"></mark></listing></sub>

          <noframes id="tvvrz">
          <noframes id="tvvrz">
          <address id="tvvrz"><address id="tvvrz"><listing id="tvvrz"></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tvvrz"></sub>

              <form id="tvvrz"></form>